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红楼+武侠]天才不识字 > 第10章 第 10 章

第10章 第 10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林老爷子也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定睛看去,只见一形容可怖的中年人立在转角处。

脸上、手上、脖子上......凡是露出来的皮肤,全都带有红褐色的疤痕,像是融化后又凝固的蜡油,沟壑遍布。

他的左眼紧闭,连条缝都睁不开,显然已经看不见了。

那人见到煴哥儿被吓到,尴尬的站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林老爷子拉着煴哥儿主动上前,对他介绍道:“这位是火神庙的庙祝郭道长,煴哥儿还不见过郭道长。”

煴哥儿从祖父身后探出头来,见郭道长大大方方的站在太阳底下,身后的影子被拉的长长的,知道了对方不是鬼,脸上的疤痕也就不显得奇怪了。

连忙从祖父身后钻出来,有模有样的行礼道:“见过郭道长,煴哥儿方才失礼了,望道长见谅。”

郭道长微微摇头道:“无碍,我本就形容可怖,突然出现吓到小郎君,该是郭某致歉才是。”

就算是一个正常人突然出现在别人后,别人都会被吓一跳,更何况是他这样的貌丑之人,煴哥儿没被他吓哭已是难得。

要知道,他就是在大殿上吓哭过太多小孩,不得已才让童子去主持香火,自己在这后院躲清静,没想到林老爷子会带着孙子过来。正要上前去打招呼,没想到会被突然回头的煴哥儿撞个正着。

煴哥儿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好奇的打量着郭道长的脸,有些想知道为什么他看起来和别人不一样。

却也知道,那肯定是郭道长心里的伤疤,不能随便问出口,他还是回头问问祖父吧,祖父一定知道。

或许是见过各种各样或恐惧,或可怜的打量,郭道长对煴哥儿不掺杂任何其他情绪的好奇打量,适应的很是良好。

郭道长面带微笑的着祖孙二人到一旁的石桌上休憩饮茶,他的脸上淤痕遍布,嘴角弯起来的并不明显,要不是熅哥儿始终盯着他的脸,还发现不了。

但那只还睁着的右眼带着明显的笑意,显然对林老爷子的来访很是高兴。

石桌上放了一卷书,正翻开着,倒扣在桌面上,桌上还放了一壶茶和四个茶杯,只有一个茶杯里面有茶水,另外三个都倒扣在桌面上。

看来在他们来之前郭道长正在品茶看书。

郭道长拎起茶壶,给林老爷子倒了一杯,又叫来庙里的一个小道童,让他去厨房里盛一碗绿豆汤过来。

林老爷子端起茶品了一口,道:“这是云清道长炒的茶?”

郭道长点点头道:“就知道林夫子能喝的出来,师叔他老人家早就跟我抱怨过,他那几棵茶树今年一共只收了不到两斤的明前茶,一半可都都让夫子给顺去了,能匀给我的只有这么一小罐,还不到二两,我一直舍不得喝,今日刚泡上,夫子闻着味儿就来了。”

他的语气颇为熟稔,显然与林老爷子之间是老相识了。

林老爷子哈哈笑道:“看来老夫来的正是时候。”

“夫子今日怎么有空过来了?”郭道长问道。

林老爷子也不隐瞒,直言道:“孙儿顽劣,今日险些烧了书院的厨房,我带他来这里上一炷香。”

郭道长很是赞同的点头道:“这确实要好好上一炷香。”

随后对熅哥儿道:“小郎君走的时候记得去摸一摸那棵木荷树,夫子应该已经跟你讲过二十年前的那场大火,那棵树在那场大火中救了两个孩子,信众们都认为那树有灵,能够庇佑小儿不受火难,带着小孩来上香的人都会让孩子去摸一摸它,以求庇护。”

树还能在火灾中救人!

熅哥儿对此很是好奇,这跟道长的脸不一样,是能问出口的事。

他麻溜的蹭到郭道长的腿边,仰着小脑袋,眨着亮晶晶的眼睛问道:“这棵树是怎么救人的啊?道长你给我讲讲呗。”

郭道长笑着摸了摸他的小脑袋,把他抱到一旁的石凳上,将道童送上来的绿豆汤放在他的面前,开口道:

“那时候这棵树还没有移栽到这里,我想想啊,应该是在现在这片废墟的中间靠南的一点位置,你们过来的时候有没有看见一尊石狮子?”

熅哥儿,表示他看见了,咽下口中的绿豆汤,道:“那个大狮子还少了一只爪子。”

“对,就是那里。”郭道长继续道:“那里离起火的中心不远,等哪里的人发现起火的时候,已经被大火包围,冲不出去了。这时候有人发现,那棵木荷树下放着一缸莲花,这棵树也不见要着火的迹象,有人就把两个孩子放到了莲花缸里,靠着这棵树,和莲花缸里的那点水,等到了来救援的人。”

郭道长接着道:“这棵木荷树也没有死在那场大火里,在那年春天就长出来了新枝,后来,这座火神庙修好了,衙门的人又把它移到了这里。”

他指着院子的一个角落,对熅哥儿道:“从那里看,还能看一个大树洞,就是被那场大火烧出来的,最早长出来的新枝,也是在那个树洞的旁边。”

当年很是细嫩的枝条,经过了二十年的时间,现在也长的十分粗壮,将树洞挡住了大半,只能从特定的角度,才能窥见火烧的痕迹。

就像是二十年前的那场大火一样,只有城西的这片废墟还能记得当时的惨烈。

在回去的路上,熅哥儿跟祖父问起了郭道长的事,“祖父,郭道长过的脸是不是也是被火烧的啊。”

林老爷子也想起了往事,一时间很是感慨:“郭道长本来应该是你师叔。”

郭道长本名郭悯,以前也是个读书的小儿郎,考进太湖书院时只有十二岁,比周长禾还小了一岁。

被当时的山长引荐给林老爷子,本来已经说定了,等年过完之后,太湖书院开学时,就举行拜师仪式。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一场大火毁去的不止是郭悯的容貌,还有他的前途,他的家。

被木荷树救下的两个孩子,一个是郭悯的堂弟,一个是他的表弟,他们都是被郭悯亲自抱进荷花缸的。

靠着木荷树和缸里的水,两个孩子毫发无伤的等到了来救援的人。

郭悯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全身上下烧的没有一块好肉皮,左眼更是再也看不见了。

这样的他失去了读书科举的资格,心灰意冷的从书院里退学,要不是还有一个年幼的弟弟,他怕是早就寻了短见。

林老爷子看不得曾今聪慧的天才变成这副颓废的样子,硬是拉着他走出屋子,游山玩水,体悟人生乐趣,顺便认识了几个道士和尚,云清道长就是那个时候认识的。

也不知怎么的,郭悯和云清的师兄看对了眼,两人成了师徒,郭悯从那场大火中走了出来,也成了郭道长。

在火神庙建成后,主动请缨,成了庙祝,一当就是十几年。

熅哥儿对郭道长的经历惊叹不已,忍不住道:“郭道长真厉害啊。”

郭道长在遭逢大难之后,没有想大对数人一样破罐子破摔,而是选择面对痛苦,把自己打磨的更加坚韧。

对毁容的郭悯来说,身上的痛苦忍忍也就过去了,可心上的痛苦却不是那么容易忍过去的。他能走出来是非常的不容易,不仅要忍受身体上的痛痛,还要忍受其他人异样的眼光,更要忍受家破人亡的痛苦。

郭道长就像是那棵木荷树,只要外界的一点阳光和雨露,就能再次开出花来。

熅哥儿晚上睡觉之前还在想着那棵木荷树,梦到自己在那棵树下喝郭道长给的绿豆汤,绿豆煮的沙沙的,加了糖,还在井水里面镇过,冰冰凉凉的特别好喝。

喝完之后感觉腿间一紧,想要方便,可怎么也找不着便房,好不容易找着了,他一个激灵,就从梦中醒了过来。

喜哥儿没有起伏的机械声在他的脑海里响起:

“宿主,你尿床了!”

作者有话说

第10章 第 10 章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