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红楼+武侠]天才不识字 > 第7章 第 7 章

第7章 第 7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郑氏这时心里就像被火烤一样,既想让两个孩子按他们自己的想法出去见见世面,又害怕他们在外面吃亏受委屈,矛盾的不行,张了张嘴,但什么也没说,她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熅哥儿听了半天,只听出来,二姐二姐夫要去二姐夫的外祖家游学,他知道什么事游学,祖父经常给他讲孔子的典故,这些典故就是孔子和他的学生在游学的过程中发生的故事,可有意思了。

因熅哥儿对游学这件事情很是向往,一听二姐姐二姐夫要去游学,连忙举手道:“我我我,我也要跟二姐姐一块去游学。”

孙婉伸出食指,点点小孩白嫩嫩的脑门,有些吃味道:“怎么哪哪都有你,你二姐姐出嫁你要跟着,出去游学也要跟着,怎么就不见你这么粘着我跟你爹呢?”

熅哥儿摇了摇脑袋:“二姐姐会给我做好吃的点心,娘跟爹坏,骗我点心和糖葫芦。”

小孩子都爱吃,熅哥儿也不例外,他除了爱吃,还会持萌行凶,仗着自己可爱,祖父这里讨一块点心,二伯二伯母哪里骗一块糖果,经常牙疼。

孙婉就给他准备了一个专门装零嘴的小荷包,每天把他喂得饱饱的放出去,回来就能收获满满一荷包零嘴,十有八九都会被无良的夫妻两套过去。

孙婉闻言气笑了:“你就知道吃,也不知道随了谁。”

熅哥儿“噌噌噌”的从凳子上溜下去,“噔噔噔”的跑到林兮容身边,眼巴巴的问:“二姐姐你们要去多久啊,远不远。我回外祖家的时候,爹娘都会跟着一起,是不是二姐夫的爹和娘也要去。二伯母回娘家的时候,也会带着二姐姐三姐姐和我,你们是不是还要带上长秸哥哥和长秀姐姐,你们这么多人都去了,能不能多带我一个。”

周长秸和周长秀是周长禾的弟弟妹妹,分别是十五岁和十二岁,他们还有一个大姐周长香,已经嫁人了。

熅哥儿小嘴叭叭的,不换气的吐出一大段话,中心意思只有一个--“我也想去,带上我一起”。

周长禾闻言若有所思,却不是在思索要不要带熅哥儿。

林瀚伸手,揪着儿子的衣领,把不省心的小崽子拎回来:“我看你是哪哪儿都想去,之前甩开嬷嬷,溜上花轿的事还没跟你算账,现在皮是不是又痒了。”

煴哥儿大声控诉:“你都让我在墙角站了一晚上,不是说好了翻篇的吗?”

林瀚冷笑道:“是你自己说的翻篇,我跟你娘可没答应。”

煴哥儿气的跳脚:“爹,你怎么能这样骗三岁小孩!”

林瀚凉凉道:“是谁在前天还说自己三岁半了,不是三岁小孩的?”

这个爹!真的不能要了!

煴哥儿“哇”地一声扑上去,感动的都要哭了。

......

郑氏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把推醒了身边的夫君。

悄悄问道:“你真的答应了两个孩子去凉州?“我也是才知道亲家母的祖籍在凉州,也不知道这次过去还能不能找到她的亲人。”这话的意思就是同意两个孩子去凉州了。

“想去就让他们去吧。凉州这些年也还算安稳,我们多做些准备,不会有事的。”林澜思索道,“长禾那小子表面看着温和,骨子里却是刚硬的很,从他的策论文章里,我能看出来,这小子对草原异族很是忌惮。”

郑氏还是有些担心孩子们的安全,翻来覆去的睡不踏实,“要是在凉州遇上马寇该怎么办?”见昏昏欲睡,没有半点担心的样子,气不打一出来,忍不住背过身去,眼不见为净。

林澜也翻了个身,把媳妇抱在怀里,拍拍她的背道:“姑母之前给父亲来信,说是三表弟去了凉州从军,三表弟武艺高超,所以我才放心让他们两个过去。”

“三表弟不是只想闯荡江湖吗?”郑氏惊讶道“怎么突然去从军了。”

林老爷子的亲妹妹早年嫁到了扬州花家,夫君花如令虽说是个世家子,却爱好舞刀弄剑,闯荡江湖。

为了防止儿子将孙子也教的离经叛道,去做什么江湖侠客,花家大郎二郎由花老爷子亲自教养,走了读书人的路子。

花家三郎却是个实打实的习武苗子,自小被他爹待在身边,后又拜师学了一身好枪法,在江湖上闯出不小的名气,突然去从了军,也难怪郑氏惊讶。

林澜叹息道:“七童的事对他的打击太大了。”

郑氏闻言,也忍不住惋惜道:“七童多么好的孩子,怎么就遭遇了这种事?”

花家七郎花满楼今年十二岁,自小聪慧,悟性极佳不说,更难得的是他的赤子心性,林老爷子就等着他考进太湖书院后收作关门弟子。

没想到的是,他在十岁那年,受父亲的仇家连累,双目失明。这件事不仅是对花家的打击,也是对林家的打击。

好在那个孩子没有被黑暗打到,反而用他的温柔去拥抱你黑暗,始终心向光明和温暖。

可就是这样,他才更让人心疼。

花三郎也是因此对江湖失望,瞒着家人投身军旅,直到去年冬天击退了南下掠夺的草原人,靠军功升任正六品昭信校尉,才给家里来信。

......

周家,周长禾也在和林兮容两人商议游学之事。

“沛菡,这次游学,我,我想让爹和娘要不要跟着我们一起去。”

林兮容有些惊讶道:“夫君怎么会起这样的心思?”

“当年不得已逃难离开凉州,一直是娘的一块心病。这么多年来,娘她一直在拖商队打听外祖家的消息,去了无音讯。我想娘她要是有机会的话,一定也想回故乡看一看。”周长禾解释道,“也是今天宴席上熅哥儿提起,我才想着爹和娘这些年来身体康健,三弟和小妹年岁也大了,可以一起跟着去见见世面,就想趁此机会,带着爹娘一块会凉州看看。”

林兮容有些担忧道:“公公婆婆到底年纪大了,他们的身体吃的消吗?”

周长禾笑了笑道:“娘子这可就猜错了,爹娘身体好着呢,前一阵子春耕的时候,两个人还回小杨村住了几天,还带着人进山打了一窝做害的野猪,大的小的加起来足足二十来只。”

周父是猎户出身,周母钱氏早年从凉州逃难到扬州地界,没有点子身手的话,早就死在了逃难的路上,两人的年纪也才四十来岁,不到五十,正是身富力强的时候。

也是因此,周长禾才提议,让父母跟着他们一块出去游学,他还能从他们身上学到不少生存经验。

林兮容听了夫君的解释,对他的主意很是赞同。

说实话,虽然她很想出去看看大庆的大好河山,可她前十几年的时间到底没出过远门,取得最远的地方就是扬州,还是和家中长辈一块去的。

对这次游学,心里实在是有些没底,还是对游历的向往压住了她的恐慌。现在听夫君说要请经验丰富的公婆同行,双手双脚赞同,立马表示,婆婆哪里就交给她了,一定会说服婆婆跟他们一起去凉州。

第二天,林兮容以为她要费好一番口舌才能说服钱氏,可谁知,她刚一开口,钱氏先是感到诧异,随即一口答应下来,并且表示,周父哪里不用他们小夫妻两操心,她去说。

就这样,钱氏不仅说服了周父,还风风火火的带着林兮容在几天内准备好了他们出行的行礼,连带着将一对小儿女也安排的明明白白。

六月初三,宜出行。

姑苏码头上,周长禾带着父母和娇妻、林瀚带着孙婉,正在和林家人依依作别。

钱氏思索再三,还是决定把一双小儿女带上,两个小的不像他们二哥,自小和周父习武,身体硬朗的很,这次机会难得,带着他们出去见识一番也好。

钱氏叮嘱着来送行的大女儿周长香,“我们这次出去,少说也要大半年的时间,铺子那边在扬州城里,你来往不方便,我就摆脱给了亲家母,你不用操心。”

“小杨村的田地就要托给你了,你也不要太累着自己,有什么活找人干就好,你就去看一看,别让人把庄稼糟践了就行。”

钱氏和周父经过这么些年的积累,也攒下来一笔不小的家业,在小杨村买了百来亩的水田,扬州城和吴山县里也都攒下了两间铺子。

城里的铺子用来开了酒肆,请了掌柜和账房,钱氏隔三差五的去查账就行,这次她离开之前就请了郑氏帮忙,每个月看一看账本。这么点要求,郑氏自然是满口答应,林家在江南的家业都是她和丈夫两人在打理,每个月要看的账本最起码也有三尺来厚,周家那点子账本对她来说,连洒洒水都算不上。

吴山县的铺子在大女儿周长香当陪嫁,周长香嫁的是吴山县的一个秀才李松,家境不错,但学问差些火候,考了三次太湖书院没考中,正在府学读书,这次也来送行了。

李松正在和周长禾说话,“二弟此去一定要保重好身体,照顾好爹娘还有弟妹,家里的事情不用担心,还有我跟你大姐在呢。”

“有姐夫在,家里的事我自然是放心的。”周长禾说着,将手里的几本书册递给李松。

“这里面是我抄录的近三年来,太湖书院季考和岁考前三名的文章,夫子们的批注我也抄上了,姐夫抽空多看看,今年靠书院的把握因为更大些。”

太湖书院三月一季考,一年一岁考,每次考试都会将各科前三名学生的答案贴出来,以供大家参考学习,这些文章也是那些想要考书院的学子的重要参考资料。

更别说是夫子们批注过的版本,这也因为是周长禾每次考试都在前三,用他自己的考卷与同窗交流,才能收集这样一本集注给他姐夫参考。

李松激动的在衣服上擦了擦手,这才接过书册买,如获至宝,感激道:“二弟有心了。”

另一边,熅哥儿抱着林瀚的大腿,揪着孙婉的衣角,哭的昏天黑地。

“不要爹爹娘亲走,不走好不好,熅哥儿不想你们走。”

求小可爱们收藏灌溉评论啊~

作者有话说

第7章 第 7 章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