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惊悚NPC觉醒指南 > 第10章 寝室日(4)

第10章 寝室日(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觉不觉得,最近死的人,好像有点多啊。”

平静而又悚然的一句话。

叶姈原本正无聊地数着木桌上的裂纹,闻言微微一愣,然后偏头看向屋子里另一个会喘气的活人。

自从寝室里的灯光变色之后,整个房间就被照得像个停尸房似的。

尤溪文就是停在里面的那具尸。她的嘴唇像吸了血一样,饱满鲜艳,皮肤又白又僵硬,让人一看就感觉一股凉意直冲天灵盖。

她看上去就是一具披着活人皮的尸。

在这种诡异的环境中,一个表现得如此诡异的人说出了这样诡异的话,尤其是这个人以前还和你闹掰了……

叶姈有理由相信,任何人和她易地而处,都会觉得对方是在暗示自己想上一回社会新闻了。

她微微偏头,看似正对着尤溪文,实则将目光放在了其他地方。

她听到了自己有力的心跳声,咚咚咚……正在逐渐加速。

气氛一时僵持住了。

就在这时,尤溪文突然发出一声轻笑,声音带着说不出的古怪,仿佛有些玩味,又仿佛蕴含着丝丝说不出的恶意,但又刻意显露出三分无辜。

“呵。突然这么说,吓到你了吧?”

“……”

按理来说,对方都已经给了台阶下,接下来气氛差不多就该回暖了,然而事实却是——

伴随着尤溪文的这声轻笑,寝室里的气氛越发凝滞,甚至隐约有了一丝不祥的意味,仿佛只要再出现一丁点异动,都会带来难以预料的后果。

叶姈谨慎地保持了几秒的沉默,没有立刻开口接话。

在这几秒里,她并非大脑放空,而是正在疯狂地思索着该说点什么来缓和气氛,摆脱眼下危险的局面。

毫无疑问,她刚才反应慢了。

虽然暂时还不理解其中的机制,但她恐怕触发了尤溪文身上的某些危险机制,现在对方已经将她视为猎物了。

她必须要赶紧打消对方的这个念头才行,可是到底要怎么做呢?

或者更确切地说,她到底是做了什么才导致了这个坏结局?

目前,她还是有太多没有弄明白的地方,对于所谓的寝室日的规则也只知道两点:即不能放外来的东西进来,以及得听从室友的吩咐。

这两点她应该都做到了……等一下?难道说还是那个娃娃吗?那个不知道何时爬进她书包里的娃娃!

就算她丢掉了娃娃,但是也已经判他违规了吗?这样的理由也未免太可笑了些。

叶姈并不觉得自己是什么绝世聪明的人,但她也真心觉得,假如自己现在即将面临淘汰的原因真的是那个娃娃,那么换作任何人都不可能在这样苛刻的条件下通关寝室日。

冷静,冷静……这既然是一个游戏,那就应该会存在理论上的通关方法!

如果,这确实是一个惊悚副本的话,那么,按照叶姈对游戏浅薄的认知,她会认为自己室友的异变说明玩家触发游戏主线了。

如果她现在是在用鼠标或者游戏手柄操纵主控玩游戏,那她绝对会兴致勃勃地和NPC进行自由对话,看能不能诈出点什么来。

但问题是,她现在是自己肉身上阵,万一出了点什么事,可没有第二条命来给她造。

更要命的是,她现在很困倦。在这种情况下,还要保持高速思考,确保自己的对话不会踩雷……

叶姈已经感觉呼吸有点困难了。

等等!

她眼睛微亮,忽然想到了一个主意。

有风险,但是值得一试。

于是,当尤溪文兴致盎然等待她的回话时,只见在她眼中漏洞百出的猎物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噌地一下几步跨上了扶梯,动作之迅速,甚至在寝室里带起了一阵微风。

叶姈蹿到床上去了。

从头到尾,只甩下了一句“我有点困了等会再说”,秒躺。

尤溪文呆了呆。

面容苍白美丽的女孩紧紧地盯着微微摇晃的床帘,突然开始怀疑起了自己最初的判断。

对方真的是猎物吗?表现得这么……落落大方,很难不让她以为是自己的感知出了问题,错把同类当成了猎物。

尤溪文面无表情地歪了歪脑袋。假使叶姈现在还在下面,估计会被眼前的情况给震惊到失语——

尤溪文的脑袋呈90度侧垂,脖颈已经歪到了人类的骨骼无法到达的弧度,让人疑心这颗脑袋早就已经断掉了,只是被某种类似于橡皮泥般的物质给粘在了躯体上。

呆了几秒钟,尤溪文突然猛地反应过来,自己居然被对方给牵着走了。

她抿了抿唇,漆黑的瞳孔中闪过了一丝不悦。

窸窸窸……

阳台那边发出了一阵细微的动静,仿佛有什么东西拂过了墙边的爬山虎,正在朝209的阳台靠近。

这动静实在太过细微混合,在风吹树叶发出的响动之中也毫不起眼,但是尤溪文却捕捉到了。

她脸上的不悦如潮水般退去,看了一眼阳台,眼中闪过了一丝狰狞的跃跃欲试。

无所谓了。

猎物也嚣张不了太久,很快,属于她的杀戮盛宴,将会开幕!

·

耳边传来一阵嘈杂声。

叶姈脑袋沾到枕头之后就沉沉睡去,现在也不知过了多久,但意识还处于一种极为朦胧的状态,但是疑惑已经先一步发芽。

真奇怪,怎么会这么吵?明明应该很安静才对……

可为什么会安静呢?

——因为她现在正躺在一个鬼寝室的床上,下面只有看着就人狠话不多的尤溪文。就算要杀她,也应该不会刻意制造噪音,只会安静地把她弄死。

想到这里,叶姈感觉自己浑身一颤,神志终于变得清醒了些,意识到自己现在正在做梦,也获得了一些五感控制权。

她费力地睁开眼睛,眼前最开始是一片模糊,后来渐渐地显现出了一些人影,虽然画质还是很糊,但已经足够她分辨了——

眼前出现的两个人影似乎是她和尤溪文。

不是下面那个不知道什么鬼东西,而是只存在于他高中的记忆之中的,真正的正常版尤溪文。

现在和他一起待在209的尤溪文,虽然看上去比家里的NPC妈妈要鲜活多了,说话也丝毫不机械死板,但是细究起来还是会很轻易地发现她和自己印象中真正的活人的区别。

“人气”太淡了。

比如,现在出现在她眼前的尤溪文尽管面容还有些模糊,但是眉眼间的那股生动劲,已经足以吊打下面那个能够通过图灵测试的“尤溪文”了。

快速比较了一番,她终于对自己眼前的情形产生了一些好奇,甚至心里还产生了一丝“终于见到了正常人”的亲切感。

就算她和尤溪文早在几年前就闹掰了,但是能够再次见到正常的尤溪文,她还是发自内心地感到高兴。

于是叶姈试图靠近她们,听清楚尤溪文和那个自己到底在说什么。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在怀疑我吗?!”

尤溪文的语气咄咄逼人,即使看不清面孔,也能感觉到上面挥之不去的戾气。

……好吧。这个尤溪文的态度并不友好,叶姈觉得自己现在没那么高兴了。

“我怀疑你什么了?我只是觉得,咱们都快成年人了,没必要跟初中生一般见识。”

站在对面的“自己”似乎叹了口气,但还是选择好言相劝。

记忆似乎被这段一个字都没变的对话给触发了,叶姈眯了眯眼睛,隐约想起了这是哪段时间发生的事。

大概就是她们闹掰的时候吧。她们那时候吵过两次,即使是现在回想起来,叶姈都能感觉到当时的自己的感受,糟糕的情绪隐隐萦绕心头。

叶姈不是一个喜欢跟人吵架的人,她更喜欢让自己和对方都冷静下来,好好分析问题。

所以,当第二次吵完且还没有达成和解之后,她们之间的友谊就算结束了。

叶姈几乎没再跟尤溪文说过话,幸好那个时候已经是高二下学期末,到了高三她就搬出去了。

……不过,她们当初到底是因为什么事吵起来的?或者说,尤溪文到底是做了什么让她觉得不能忍受的事情呢?

叶姈摇晃脑袋,直到现在才发现自己这部分记忆似乎也蒙上了一层轻纱,让她看不真切其中每个人所扮演的角色。

不过事到如今,她早就已经接受了自己的记忆可能被动过很多手脚的事情,也只能接受。

往好处想,也许是因为这次的游戏刚好牵扯到了这位室友,所以才会把相关的记忆打上马赛克,等到通关之后,记忆就会恢复了。

当遇到人力不可及的事情的时候,叶姈往往会让自己做个乐观的人。

所以现在,她暂时抛开了其他杂念,专心致志地聆听自己和尤溪文之间的对话。

梦境中的尤溪文应该很生气,浑身都在颤抖。

但是观察了片刻之后,叶姈逐渐能够分辨出来,她的愤怒之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些恐惧。

随后,尤溪文的语气突然软下来了。

“姈姈,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去找那几个初中生了,就让这件事过去吧,好吗?”

真的没有小可爱来评论区找我玩吗?单机码字真的好寂寞QAQ要不这样吧,谁第一个来评论区找我玩,我就给谁转个呼啦圈庆祝一下~

作者有话说

第10章 寝室日(4)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