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不知夫君是武林第一 > 第19章 祸福相依

第19章 祸福相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察觉到清油的气味,且这油遇火烧的猛烈,而这座桂苑都是木制房屋,若烧起来不可控制,这些人向书房泼洒清油做什么?

方忆看向屋内的绝世字画,金银珠宝,这些应该都是安公子贪心收敛的钱财,难道是为了会灭证据?

方忆想尽量能保留下这些证据,就可以将安府的罪名定下来,她跑向身边的书架,想着能拿多少就拿多少,却被谢舒拉住拦下。

“这个时候了,那些不重要!”

谢舒拉着方忆准备冲出书房,却被门外忽然泼过来的火逼得不得不退后。

外面的人已经放火了,火势蔓延迅速,很快就将书房围起来形成一堵火墙,谢舒一把扯下挂在墙上的锦毯批在方忆身上,方忆则撕下一片衣角遮住口鼻,见谢舒走过来,也帮他扯下一块面罩,却见他将一块厚实的锦毯批在自己身上。

“浓烟有毒,你戴上这个。”

在谢舒遮好方忆的间隙,方忆也帮谢舒系好面罩,但她四处张望后却发现,没有别的可以裹身保护的东西了,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火焰已经顺着木柱爬上了房顶,屋内所有东西都被火焰烧着了。

“那你怎么办?”方忆问道。

谢舒隔着方忆盖好的厚毯摸了摸她的头,说道:“我可是武林第一,怎么会有事?”

谢舒看了一眼还未被烧到的房顶,哪里或许可以出去,他抱紧方忆,提醒道,“抱紧我,我们可能要上去。”

方忆张开胳膊环绕住谢舒,还没等抱紧,就被谢舒带到了最低的一处房梁上,吓得叫出来声。幸好还有谢舒,不然可就会摔下去了。方忆向下看,两人正站在一条横梁上。

“没事吧?”谢舒低头看向怀里那人,但只能看到她的背后,不能看到她的面容。

方忆深吸一口气调整心里的紧张,在房梁上站稳将手臂牢牢抱紧谢舒:“我没事。”

可上面的情况比预想的要差,木制的横梁在火焰的侵蚀下已经渐渐承受不住两个人的重量了,必须尽快将房顶上的瓦片拆开,才能逃出去,可是约莫这房顶当初建造用了一等一的好工艺,瓦片层层叠叠,一张衔接着另一张,复杂的很。

眼见着火已经烧到了脚边,可屋顶还没有捅开,谢舒不得不换一根梁落脚,可谁知才踏上这跟房梁,房梁就塌断下来,站在梁上的谢舒一脚踩空滑落下来,倒幸好从高处摔下时没有受伤。

可只是方忆却听到了头顶似乎有异响,向上看去,正好看到另一道梁木也撑不住了,落了下来,砸向下面的两人。

谢舒也看到了,一把将方忆推开,随后那道梁木砸下,不只是那一个,失去了那道木梁支撑的其他木柱都落了下来,谢舒不得不左右闪躲,但却还是被掉落的木梁砸伤。

方忆被推开后,撞倒了书房中央放的那张木桌,躲过了掉落的木梁,木桌倾倒向后翻滚去,竟摔出了一个密秘隔层,隔层中放着一封信,不止这些,木桌不知碰到了何处的机关,原本的椅座之处向下陷落,俨然露出一个通道来,只是这通道不知通向何处?

方忆看向谢舒,却发现他手背被火烈的梁柱砸伤,腿还被压在了一根柱子下面。

“谢舒!”

方忆不顾谢舒劝阻,赶过去将那柱子移开,把谢舒扶起,他平日里干净整洁的衣服被灰尘和火烧弄的灰噗噗的,整齐的发髻也散下丝丝缕缕的碎发。

“你的腿没事吧?”

谢舒站起来,发现腿确实被砸伤了,但是应是皮外伤不妨碍,只是刚刚吸了两口烟气,现下呛的直咳嗽。

“进密道里,快!”

眼见火势已经不可控,谢舒由方忆撑着,一瘸一拐的走向密道,而在进入密道之前却看到了书桌的秘密隔层里掉出的那封信。许是直觉,谢舒路过时将那封信拿起揣在怀里。

“轰”的一声,书房倒塌,紧接着桂苑各处也烧成灰烬。门外观火的人见此情形,满意的离去。

与此同时,太子府中潜入一个人,那人似乎清楚的知道守卫的巡逻时间,躲过所有人,进入了太子所在的寝殿。

听闻上面的大人传来的消息,太子今日身体不适于寝殿安歇,太子妃在旁服侍,今日两人未出过寝殿。潜入的刺客似乎也对太子府熟悉的很,直奔寝殿而来,将殿门轻轻打开,又悄悄合上。

殿中僻静,似乎无人,但床塌上有隐约的被子盖住的人影,被挂在床外的纬纱遮住,朦胧不清。刺客拔出匕首,慢慢靠近床塌,瞄准又发狠的刺下,却发现手中匕首刺下时的这般触感十分异常。

他掀开纬纱,将被子扔到一旁,里面竟是枕头堆起的人形!

“太子呢?”

然而朝堂之上,崔大人还在陈说安公子以往罪行时,却被突然闯入的人打断了,那闯入之人胆怯的看了看安国舅,安国舅并不在意他的闯入,似乎早已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陛下,城东桂苑突发火灾,所有痕迹都被焚毁。”

此言一出,震惊众人,他们都清楚桂苑曾是安公子的住处,而今日崔大人刚在朝上弹劾安国舅,桂苑就莫名起了场大火,这不是明摆着么。

“安国舅,何必掩耳盗铃,着急毁灭证据?”

崔大人并没有慌张,按下手里的奏折,向安国舅问道。安国舅却一副与我无关,又为什么会问我的模样:

“崔大人可真是怪异,桂苑起火,我又如何知道原因,难不成,还是我放的火?”

崔大人见他死不悔改,也不用绕来绕去了:“我自知没有安国舅的允许,没办法查到桂苑里的东西,但却也在苑外布好了人,帮安国舅把防火的凶犯抓住了,如今应该是在大理寺的牢狱中。”

看着安国舅越来越黑的脸色,凶狠的盯着自己,崔大人更加相信自己这一步是对的:“安国舅放心,我定会帮你查清烧毁桂苑的背后指使。”

安国舅不曾想过近些天安生下来的崔大人,竟然不知什么时候给自己布了个这么大的陷阱,又想起来之前,他跟随先太子,在朝中处处与自己作对的时候,那讨厌的模样现在依旧不改。

“崔大人辛苦。”

“不敢,都是为圣上分忧。”

今日朝会就此作罢,一众官员如往常一样各自退场,却也明白往后朝堂形势或许会因为今日之故而发生变化。

密道之中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谢舒和方忆刚进入密道,密道的门就关了起来,若仔细听还能听到书房传来的物件倒塌的声音。

方忆摸到了一面墙壁,小心点扶着墙站起来,看到漆黑中亮起来一小点火星,随后火星就变成一小团火光照亮了拿着火折子的谢舒,也照亮了周围的环境。

“这桂苑之下竟然还有一条密道!”

方忆摸着墙壁,墙壁上整齐的堆列整齐的砖块,显然是人为制造的。

不仅如此,密道的远处还有微风出来,将本就微弱的火光吹的一明一灭,谢舒用手挡住火折:“只是这桂苑的密道必定与安公子有关,这条路不知道要通向何处?但……”

密道上方关闭了,且外面已经被一片火海包围,怕是回不去了,眼前就只有这一条路可走。

“既然无路可退,就往前走吧,说不定会有什么新的发现。”方忆说道。

两人在密道中走了许久,其间还转了几次方向,在这密道中分不清东南西北,也不知道走到哪里了,直到前面出现一处透着亮光的裂缝,但走近一看,那分明是一道门。

谢舒与方忆对视一眼,将耳朵贴在门上,听到后面没有什么动静,才悄悄的将这道门推开。

突然变亮的环境让两人不禁闭上眼睛,待适应外面环境后才看清这道门后的样子。这是一间狭小的房间却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小瓶子,还有碾磨、捣杵等。方忆拿起其中一个小瓶子,煽动瓶口闻着里面的气味。

“这是……”方忆疑惑的推测,“药?”

谢舒接过仔细分辨闻嗅才辩出来:“这是毒。”

方忆问道:“可谁在这里研制这些毒药?”

两人渐渐靠近那张放满了制作毒药工具的桌子,还有一些粉末在捣杵中,一旁还有没来得及包起来的药材,各种大小的瓶子里装满了剧毒的毒虫。在桌子的右手边,有一张被反复更改的草稿,其上方中间清楚的写着毒药的名字。

“醉生梦死,这毒药的名字倒是好听,可是看他的笔记,似乎还没有研制出来。”

谢舒在一旁闻着这个药味道,却觉得似乎在哪里闻到过,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但这毒他倒是听说过。

“江湖中有一奇人,擅长练毒,却也精通各种毒药的解药,人称药仙,但他最出名的一味毒药,却连他自己也没能做出对应的解药来,这味毒药就是醉生梦死。”

方忆想着:“那万一他自己误服,或者亲朋误服了怎么办?”

谢舒拿起那张草稿记下他已经试好的几味药,说道:“所以,他从不轻易将这道毒药交给别人,但是此处却有人将配方试出了几味药材,难道他见过这药?”

“这倒不重要。”方忆突然想起来,“我们是偷跑出来的,若是被人发现,怕是说不清,还是赶快回去吧。”

“好。”

房间狭小,几步之后就到了这件房屋的正门,从门缝看去,外面是一间府宅还规模很大。两人将屋里一切归位,边侦查外面边推开门。

虽是一处大宅院,但这周围好像没有什么人,只是院子不熟悉,找出口时走了些弯路,在方忆刚要踏出一步时,谢舒将她拉回,遮掩在墙角后,另一边传来了少女责备下人的声音。

“这儿不让去,那儿不让去,难道让我在家里被憋死吗?”

跟在她后面的婢女耐心解释道:“郡主,老爷也是为你好啊,如今京城百姓对小姐怨恨不已,还要告官声讨,老爷是怕郡主你有什么不测。”

这声音方忆和谢舒再熟悉不过了,既然那是怀玉郡主,那么这里就是安府!

怀玉郡主却不拿这番劝言放在心上:“那些个刁民,多派些人打死就算了,能有什么不测?”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