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不知夫君是武林第一 > 第16章 作戏一场

第16章 作戏一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方忆不出意外的赢了这次比拼,刺客见她招招锋利却又点到为止,有好几次自己的剑法不如方忆,却见她不曾下杀手,心中不甚疑惑,而且她的剑法怎么似曾相熟?

在又一次输了一招,被方忆占住了上风后,刺客终于放弃了抵抗,甘愿认输:“呵,我输了,但是你要杀我,就给个痛快,何必如猫捉老鼠一般捉弄我?”

方忆这边却一直以为刺客一直留有后招,所以一直步步紧逼,直到听到他这般话。方忆连忙解释道:

“大侠莫怪,我无意杀你。发布悬赏也只是为了将你找来,与你比试而已。”

方忆将剑收住,拿出赏金交给刺客:“这是你完成这次任务后拿到的剩余的赏金,你看看是不是和悬赏令上写的一样?”

刺客打开方忆递过来的布袋数了数,与之前约定好的分毫不差。

“只是要去全国各处找大侠,要费不少时间,所以便有了这个办法。”

而且方忆成了太子妃,就更不方便像从前一样到处乱跑到京外去了。

确定了方忆的确是买凶的人,刺客就放心了,但将赏金又还给了方忆:“既然如此,这钱就不该收了,姑娘技艺确实远高于我,我甘愿认输。”

两人相互致礼,方忆回道:“承让。”

“只是……”刺客又想起来比试时的那个猜测,决定问个清楚:“你方才的招数乃是武林盟的谢副盟主的招式,我之前受邀参加武林大会,远远地瞻仰了一眼这个传说中的江湖第一的武功,那时,他使的就是这招。姑娘认识谢副盟主?”

“认识,我与这位谢副盟主……”方忆在脑中找一个适合的措辞,“相交颇深。”

刺客点点头,却说道:“我只知他在云游,却不知他在何处。若你能联系上他,可以提醒他注意,现在江湖中有一群人在秘密搜索谢副盟主的消息,来者不善,应是有所密谋,让他小心。”

“可是白澜大侠的人?”

刺客思虑一会儿,“看着不像,无门无派,应不是江湖中人。”

这让方忆想到了行宫中的刺杀,不会是朝中的人吧。

“多谢大侠提醒。”

大侠告别,顺着原路翻出府外。寝院内,谢舒早早的就在那等着方忆,也如愿见到了她高高兴兴的回来。

“殿下,我赢了!”

方忆飞奔着扑向谢舒,说着自己如何得胜。谢舒虽都能猜到了,但也认真的听着她说,并趁空递上茶水。

但是方忆说着说着,神色突然一变:“但是那人也让我提醒你,有人在刻意收集你的消息,意图不轨。”

谢舒却镇定自若:“这件事,我也有所听闻,不过他们要找便去找吧,我已经有了应对的办法。”

方忆看着他这般神情,不禁好奇:他是不是无论碰到什么事情,都会这般冷静。

“殿下一早就知道吗?”

谢舒想了想,说道:“那倒也不是,前两日白澜告诉我的,盟友也传信给我。”

白澜看上去对什么事情都满不在乎,吊儿郎当,实则也粗中有细,让方忆对白澜刮目相看,夸赞道:“只知道他是个花花公子,竟没想到他也有细心的时候。”

听到此话,谢舒不知为何心中不爽,也想起了白澜,他在自己家里白吃白喝这么多天,伤也好的差不多了,怎么还不走?更是转头就忘了刚刚与白澜的约定:说是要得空好好把人皮面具做的更像一点。

“殿下,怎么了?”方忆看着茶倒了一半停住的谢舒,觉得他似乎不高兴,可后来就看到谢舒意味深长的笑。

“无事,我只是在想这余下几天里,该怎么好好地接待白澜。”

白澜也一脸疑惑,怎么只过了一夜,见谢舒看自己的眼神都变得不怎么待见,今早和他打招呼都不搭理,不由得反省自己:最近有没有不经意间惹到了他?更是听方忆问道:

“白大侠,你要走了?”

而白澜自己都不知道有这么回事:“啊?什么时候?”

方忆想了想昨夜谢舒与她说的:“两三天后吧。”但又觉得白澜的反应不对,“你什么时候走你不知道吗?”

白澜趁这一两句话的时间,脑子转的飞快,猜想这事的原因。

“哈哈,我当然知道了,只是这个消息我告诉的人少,是谁给你说的?”

方忆只当刚才察觉的错了,也不怀疑白澜竟会套自己话:“殿下说的,若你这两三天就要离开了,我们可以准备个家宴给你送行。”

白澜恍然大悟:“哦,是这样啊。”

这时太子穿过府中长廊,看到说话的二人,脸上不爽更是加重了,说道:“过两日勤太妃寿辰,阿忆,你随我去挑些贺礼。白大侠还未伤好,莫要打扰他休息。”

话虽如此,但谢舒从说话的两人面前路过,却也没正眼看过白澜,与言语中关心白澜的意思毫不相干,只是将方忆叫走。

白澜的功力早就回复的七七八八,身上的伤也无碍,近日更是没去招惹谢舒,不知他为何如此?但白澜却也就仅疑惑片刻,随后就放宽心、只管出府浪去了。

“管他呢,不知道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

又过两日,白澜的功力已经恢复到和从前一样,是时候与谢舒在此比试了,白澜自信非常,这次他可不一定会输。兴高采烈的去和谢舒约着比试,却被他拒绝了。

谢舒近日也是政务缠身,之前去行宫而积压下的公文,且宫中寿礼,城中过节,样样都要操心。

“近日逢节,宫中又有太妃过寿,怕是腾不出时间与你比试了。”

白澜见书桌上堆起来的公文,就想起念书时夫子让抄写的文章,头疼不已。但他不相信谢舒是真的没有时间,挤一挤还是有的嘛,继续打趣道:“比不比武不要紧,只是殿下日日辛劳忙于公务,太子妃被拐跑了怎么办。”

但谢舒却没有在意,依然看着手里的东西,他是真的不想费时间比试,回回都是自己赢,比试结果都没有悬念了:“府中戒备森严,不会有歹人进来。至于白门主,还是回去多练练再来吧。”

白澜碰了一鼻子灰,扫兴的走了,谢舒不想比试也耐他不得,却在路上又碰到了方忆,瞬间就有了一个想法,兴致饱满的迎了上去,梅园油的问了一句:

“我陪你练功是不是有功?”

方忆不知道白澜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但这次能提升武林排名确实有他的一份帮助,她点点头。

白澜见状,凑近些说道:“那我这时需要帮助了,你可愿意帮我?”

“当然,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

方忆看着他将手掌摊开放到自己眼前,手心里什么都没有。

“这就是我想让你帮我的事。”

方忆看着他手里什么也没有,正要问,却见他手一挥,就想打晕自己,连忙出手拦住。

“你这是干什么?”

但没想到,方忆拦住的只是白澜的虚招,刚说完这句话,方忆就被白澜另一只手打昏。

“诶,猜错了。”

白澜将方忆打晕后,顺势扛在肩上往府外走,走出两步后,他又回头看向了一脸懵的婢女们,笑着说道。

“我都要抢走你们的太子妃回去当压寨夫人了,都还愣着干嘛,快去禀告太子啊。”

婢女们平日见白大侠与太子和太子妃一向合得来,还以为这是在开玩笑,在原地不知怎么办好,直到白澜已经将人背出了太子府。

“呀!好像是真的!怎么办啊?”

众人如无头苍蝇,后来才想起白澜说的话:“快去告诉太子殿下啊!”

太子这才从一堆书卷里抬起头,匪夷所思地看向面前的婢女:

“你说什么?”

婢女也同样震惊于这件事,但仍然重复一遍方才说的话。

“白大侠说,要把太子妃带回去做压寨夫人!”

若他真的那么做了,谢舒必定提刀去平了他那个山头,但是照白澜的性子,他应是在胡闹,放任着不搭理他,一会儿他厌烦了自然就会把方忆送回来。谢舒勉强让自己这么想,低头正要继续解决公务,心里却又想起了好几次见到白澜笑着看方忆的样子,其中有七分肆意风流,却也有三分真心?

对此谢舒拿不定主意,毕竟看白澜有这么多红粉知己,没见到过他真心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子。

越是这般想,眼前的一行行字越是看不见,谢舒还是叫来了花花:“备车,出城。”

白澜正在兴头上,想着抢了方忆,谢舒必定追来,脚下步子也快,很快就出了城,在一座竹林里的亭子里停下歇脚,将方忆放下。

过了这个亭子,便离开了京城的地界。

白澜歇过后,瞧着四下无人,便蹲下去瞧还没有醒过来的方忆,不免想起了第一次见她的时候,自己一身破烂的衣服,脸上也有被人贩子打的紫青和在地上刮蹭的尘土,伸出同样灰扑扑的手接过她递来的手帕,顺着这双手仰头看向她,一如今日。

方忆似乎察觉到了被人盯着,亦或许突然醒了,正眼后竟看着白澜用从未见过的干净清澈的眼神看着自己,一只手伸向自己,只不过见到自己醒了,便停住了。

“白门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