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不知夫君是武林第一 > 第1章 初见

第1章 初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京郊小村落,一家猪肉铺旁。

“你!便是江湖武功排行第100名?”

正在杀猪的梁二正准备将手里的猪肉剔骨,却听到了这句年轻的女声,打扰了自己今日的营生,不耐烦的抬头看去,见一身材纤细的蒙面女侠,腰间带着剑,立在自己店铺面前。

“咋了?女侠是要买猪肉?”

“什么?猪肉?我这身衣服像是来买猪肉的吗?”

方忆将腰间的剑取下,横在梁二面前。

“自然是来武林挑战的,稀罕你那猪肉做什么。”

杀猪的梁二轻轻一瞥方忆,用下巴指了一下旁边排的队伍。

“不管是买猪肉,还是武林挑战,都得先排队啊。”

方忆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买猪肉的队伍老长了,再低头估算一下今日偷偷离家和回家需要的时间,怕是不够了。

“这样吧。”方忆从怀中拿出一大锭银子放在梁二面前,“这锭银够把你今日的猪肉都买了,剩下的当做我的插队费。”

啊?梁二倒也第一次碰到这种要求,不过既然今日银子挣到了,其他的倒也没什么。

他在围裙上擦擦碰了猪肉的油手,接过那块银子:“好,姑娘稍等,我现在就去取我的两板斧来。

于是手拿板斧的梁二和持剑的方忆,约在这不知名的村落旁边的空地上比武。这稀罕事村中不常有,还吸引了不少看热闹的人。

可本以为至少要打个半个时辰、过个几个回合,但梁二仅几招就败下阵来,将斧头一扔,坐在地上气喘吁吁。

“姑娘武功高强,我可比不过啊。”

本想看热闹的人也长嘘一声,哄笑而散,只余树下独坐的那一乘凉的老翁。

“这么说,我赢了,那我便是江湖第100名了。”

方忆没有想到竟能赢得这么快。

“正是,姑娘若无事,也快些回家吧,莫让家人担心。”

见女侠一蹦一跳高兴的走了,梁二在地上歇一歇,才捡起远处的板斧准备回家,树下的老翁此时悠悠地开口。

“梁二,你这比武放的水可不少啊。”

梁二倒不介意的挥挥手:“什么武林排名的,都不如一家喜乐安宁,不是吗?。”

老翁捋着胡子,笑着同意。

方忆离开小村子,欢快的往京城走去。她还沉浸在自己在武林排行中又进了一名,欣喜非常,这今后便是第99名,第98名,直到第一名。

步伐轻快的方忆不觉得走的累,就已经到了一座府院的后墙,翻开墙边的杂草,便见到一处狗洞。

“大侠回家也要钻狗洞啊。”

来不及感慨,天色已经不早了,方忆将腰一弯,钻了进去,而里面正有人接应。

“呀,小姐,你怎么才回来,再迟些,侯爷就要发现了。”

墙外接应那人是方忆的贴身婢女,而方忆正是京城方侯府的二小姐。

“没关系,快带我去换衣服吧。”

两人悄悄将屋门开了一道缝,溜了进去,方忆脱下一身灰尘扑扑的黑衣,换上了婢女递来的一袭衣裙。

推开窗户,外面昏黄的阳光提示方忆已经将傍晚了。她坐在窗边,整理着刚刚钻狗洞弄乱的头发。

“今日没有人进来吧?”

婢女回应:“无人进来,小姐放心。”

院中洒扫的侍女被窗边的声响吸引,抬头看去,便见这一方精致小院里,少女对镜梳妆,闲适自然,似是画中人一般。

“约莫着时间,这时父亲应该快回来了。”方忆缓缓开口。

屋内的婢女瞥了一眼沙漏,恭敬地回应道:“已经申时三刻了,侯爷应该已经回来了。”

话音刚落,便又门外小厮脚步声匆匆传来,随即便有人传话进来:侯爷回来了,夫人让小姐一同去用晚膳。

闻言方忆缓缓起身出门,婢女见夜晚天气变凉,拿起榻边的一袭斗蓬,紧跟上小姐。

穿过院中的鲤池,走过一条青石板路,再迈过两三道圆门便到了侯府的厅堂,侯爷和夫人便在那处等着,只不过侯爷不似往日清爽,眉头略微紧皱、似乎有心思。

倒不用问,方忆也知晓,是为了当今圣上赐婚一事。

“阿忆,为父再三叮嘱你,太子新立,只知前些年都在养病,却不知脾性如何,可一定要小心应对。”

方忆放下手中的碗筷,乖巧的看向语气沉重的父亲:“女儿知道了。”

身边的母亲也察觉到侯爷突然阴沉的情绪,关切的抚慰:“侯爷莫要担心,长公主应该也想到了这一点,特地办了明日的诗会,就是想让两个人先见一见,相互熟悉的。”

方侯爷才稍稍放心地捧起手里的碗,夹了桌上一道菜,

“父亲放心吧。“

侯爷安心的点了点头。

一席饭罢,方忆回到自己的住处,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一路上的灯笼都让小厮点亮了。

回到院里、屏退下人,方忆将桌上摆放的诗集收起、让婢女放到书架上,今日偷跑出去,这诗集放在这里也只是个理由。方忆到梳妆镜前将首饰拆下准备入睡,可不多时便听到了门外似乎有一些声音。

“谁?”

方忆放下梳子向窗外张望,只见院内一片寂静,唯余窗旁的烛火因夜晚微风阵阵而曳曳摇晃。

屋内正在整理房间的婢女也听到了外面的声音。

“小姐,方才的声响似乎是房檐上瓦片的声音,应是野猫半夜翻墙进来,小姐放心,我出去看看。”

府内外常有流浪猫或觅食或逃串,偶尔半夜攀上房檐闯进院内,倒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婢女将手里东西暂时搁下,提起屋门口备着的灯笼,点燃里面的蜡烛出了门。

可那小丫鬟出门后却许久不见声响,方忆梳整好后本想着嘱咐点婢女明天早些提醒自己起床,却发现她还未回来。

难道碰到了什么意外?

方忆心中生起些许担忧,却又想到府门院落都有戍卫夜晚巡逻,应是非常安全的,再说了,哪个歹人敢自投罗网、潜入侯府?

她起身走到门口向外张望,院中不见婢女的身影,倒是那鲤池上石桥的另一边有灯笼的蜡烛照出的微弱亮光。

石桥拱状,挡住了部分视线,若有人蹲在那里确实不会被看见。

兴许是婢子抓住了翻墙进来的野猫,一时贪玩,便没有听到方忆的声音。

方忆放下心来,穿过青石路,走上石桥,欲将婢子唤回,却闻到了不知是何种药石的味道,视线越过石桥后竟发现刚刚的婢女昏倒在地,衣裳略有挣扎的痕迹,脖颈处还有紫色的淤青。

方忆原本困觉的脑子瞬间清醒——婢女是刚刚收到袭击的,说明袭击之人可能还在周围。

方忆害怕地不动一动,却又极尽细微的观察周围环境的异样,另一边悄悄将手伸向腰间的香囊里,抓起一把里面的香料粉末。若是遇到歹人也可立刻洒向他,可以让他视力暂时受限。

然而就在方忆刚抓紧一把香料粉末,就本能的察觉到身后有人接近,紧接着,那人温热的呼吸接触到自己的后颈。

就是现在!

方忆转身向后洒出粉末并往后退,两人之间顿时充斥了香料的味道。

此法本已成功,方忆却没能算到对方速度如此之快,就在方忆洒出香料的瞬间,脖子被一把打手狠狠掐住呼吸不得。

就算方忆已经见过不少武林高手,这人的武功却在自己知道的所有人之上!

此时外面传来匆匆的脚步声和戍卫的铠甲和衣物摩擦的声音,还远远传来严声吩咐呼喊的声音。

“有人闯入侯府,仔细搜查附近院落……“

而那闯入之人正因吸入了许多香料粉末,喉咙痛痒,正尽力不发出咳嗽的声音,眼睛暂时被粉末刺得睁不开,狼狈之极却不耽误卡住方忆那手的力道。

不多时,门外就传来戍卫敲门的声音。

“小姐,有人闯入侯府,不知是否进了小姐院里,属下冒昧,进去查看。”

说完,门外之人便要开门而入。

闯入之人这时勉强能睁开眼睛,他用一手便将方忆拿至身前,将手中的力道明显的加深,隔着蒙面的黑布,对方忆威胁地低声说道:“别让他们进来。“

见着方忆还有想挣扎的势头,更是又狠狠补了一句。

“小姐可要想好了,是他们闯进来的速度快,还是我捏死你的速度快?”

看着方忆垂眸同意,那歹人才将掐着方忆的手渐渐松开,使得方忆可以正常呼吸。

恢复呼吸的方忆深吸一口气缓过精神来,却闻到了那人身上浓郁的血腥味,只因他穿着黑色的衣服,血渐上去后并不显眼,如今缓过神来仔细观察,才发现那人身上的衣服有多处被浸湿,大概便是鲜血渐上的缘故。

他刚杀过人!

见院门快被打开,黑衣歹人示意方忆快些回应。

方忆仅在脑中思考一瞬,便对门外戍卫说到:“我在院中很安全,婢子已经帮我检查过了,多谢各位,我还要好好准备明日公主府的诗会,争取拿得头筹,各位若进来多有打扰。“

门外戍卫闻言,便拱手告辞而离开。

“既然小姐无恙,属下便不打扰了。“

倒是方忆身旁那黑衣人,刚因为逃过搜查而松掉一口气,又听见“诗会“二字,略过方忆的眼神略微变化,嘴角不知何意的笑起。

诗会?

方忆吩咐完戍卫,约莫着他们已经走远,转过身来干脆地跪下,真诚的讨饶。

“小女子今日真真是偶然碰见大侠,万望大侠饶命,屋内的珍宝字画,大侠想要皆可拿走,只求大侠绕我一命。”

那黑衣人却不在乎这个,倒是这女子刚刚说的…

“你要去明日公主府的诗会,那这里是…?”

方忆虽不知他为何这么问,为了活命却也实话相答。

“这里是方侯府宅。”说完还悄悄上瞥,瞧着黑衣人的态度缓和了些,更是一口一个大侠的讨饶。

这实在的模样让方忆口中的“大侠“不小心笑出了声。

“我要你性命干什么?不过是偶然路过。”

可黑衣人的放松也只是那一瞬,随后便冰冷冰的威胁道:“若你向任何人说过见过我,再杀你也不迟。”

方忆同过年拜宗庙一般乖巧地叩首:“小女子知道。”

“闭眼。”

方忆也照做

黑衣人见方忆低头闭眼看不见自己,便轻手轻脚地走到院墙边,身形轻盈的一跃而过,消失在了外面的街道中。

另一边戍卫巡逻完未见潜入侯府地歹人身影,回厅堂向侯爷汇报。侯爷却察觉到了其中的细微之处。

“你说小姐拒绝你们搜查院落,是为了准备诗会、拔得头筹?”

“是。”

可晚饭之际,侯爷刚与方忆说过诗会仅是走个过场,与太子见一面。方忆一直是个听话明理的孩子,此处异常必有原由。

侯爷思考片刻就带着戍卫朝方忆的院落而去。

到了院门口,侯爷命令戍卫将门打开,可戍卫还未动手便见院门缓缓打开,正是方忆从院内将门打开。

侯爷见状,急切地上前关心女儿有无何处受伤,方忆握住侯爷的手镇静道。

“父亲,女儿无事,不过院中一婢女被歹人打昏,还请父亲赶快派人为她医治,那歹人已经翻墙逃走了。”

看见女儿无碍,侯爷保证道:“等为父抓到了他,定把他带到你面前磕头认错,这大胆之人竟敢潜入侯府、惊吓到我女儿。”

方忆心想,道也不甚惊吓,若是父亲知道自己背着他经常去挑战江湖高手,那才是惊吓。

随后侯爷接着吩咐方忆院子周围的防守要增加一倍,让女儿安心入睡。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