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明月在窗 > 第1章 第一章:来活了

第1章 第一章:来活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官人去哪儿?”

“扶风县。”

果然。

最近禹州长衡书院要办入学试招生,整个禹州的学子都往扶风县赶。

车夫一眼就看中了人群中一位青衫少年。他容貌清隽,仪态挺拔,即使身边一个仆妇小厮也无,也挡不住流露出来的特属清流子弟身上的如竹风骨。

上前询问,一点不差。

少年说包车就包车,一锭白银眼都不眨地就抛给了他。

马车晃悠悠地上了路,车夫知道遇上这种贵人若能哄人开心,还能另外得些赏钱,于是语气轻快地向青衫公子搭话道。

“不知小官人家里是做什么营生的?”

车夫本以为无论这少年答什么,他只管夸说小官人好风骨,只身求学,志气可嘉,怎么都不能出错。

可这看着清贵的少年却用轻快语气,说着阴森的字眼。

“噢,我家吗?一些杀人越货的勾当。”

“……”

林清樾其实没有撒谎。

不过后来她“金盆洗手”,直到不久之前,她的逍遥日子才到了头。

记得那日是安南县惊蛰后,熬过数日阴雨的第一个晴天。

是林清樾盼了许久的日子。

“樾姐姐,可以晒药了。”

黄杉姑娘一见着日头,便迫不及待地喊起来。她从小体弱,是故只能打打下手,用笤帚将院子里淤积的小水洼和残叶扫开,剩下的体力活还是要交给林清樾。

少息,里屋两扇木门被彻底推开,屋子的阴影下走出一个青衫女子。她边打着未睡够的哈欠,边拿着满满的物什走了出来。

她容貌不似琉璃秀美明媚,如墨长发束以木簪成髻,一双眉眼如远山秋水,乍看不觉有多惊艳,可融在山水之中,却如浑然天成的美玉,自带隽永的温润。

看着她的脸,很容易会忽略,她单薄臂膀其实可以一口气扛起常人难及的重量。比如几根造型诡异的长杆,一捆卷起来比腰还粗些的竹席,还有少说十几斤沉的樟木药箱。

而这长杆和竹席在女子手下关节互相咬合,眨眼间成了一个晒台。

她们的药极其怕潮,每年多雨时节结束后都要晾晒。

琉璃不得不承认林清樾研究的晒台巧思省了许多麻烦。

“琉璃,把阿爹带出来也晒晒太阳吧。”林清樾一边取药一边嘱咐。

“好嘞。”

柔软干净的竹席上,数百粒孔雀蓝的药丸规矩铺开。

林清樾数了数,大约又有十几粒因为潮气化开,作了废。

十几粒啊,林清樾肉痛地皱了皱眉。

“樾姐姐!”

琉璃一声惊叫引林清樾回头。她刚把木轮椅推到檐下,坐在上面的中年男子还是老样子,无知无觉的模样。但琉璃脸色苍白,目露惊恐,林清樾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是飞鸟。

山野之间,飞鸟很是常见。

可那大鸟穿过阴云露出黄褐真身,模样英武,翅展三尺,一对利爪上套着红环,抓着油纸包,就在他们晒台上方不断盘旋,好似会随时冲下。

——这哪里是寻常山鸟,分明是林氏一族豢养的信鸮。

都四年了,怎么还找呢?

林清樾厌烦地闭了闭眼,还是当机立断,起身回屋。

琉璃怔在原地,一些噩梦般不愿回想的记忆瞬间攫住她的四肢。这信鸮似比从前更通人性,竟是知道这儿最重要的便是晒台上的药。

它飞速俯冲而来,尽管琉璃反应过来,但仍不及它快。

孔雀蓝药粒被信鸮砸得如同天女散花一般,纷纷飞起,又纷纷散落,许多都溅在地上未干透的泥水之中,霎时化成惨淡浑浊的蓝色污液。

“樾姐姐!它认得药!”

琉璃望着化开的蓝水,脑子一片空白。

她们为了躲得更彻底,更久一些,隔一旬就该吃一粒的药,她们硬生生省到一月吃一粒。区区一只林氏的牲畜,轻而易举把她们四年的省吃简用变成笑话。

竹席上的药只剩最后四分之一,而那畜生还不罢休,又盘旋飞起,准备第二次俯冲!

林氏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

琉璃顾不得那么多,飞身扑在药上,恨恨地想。

却是这时,嗖嗖嗖,三声破空之声接连传来。

琉璃抬起头,正看到在屋檐下拉满弓的林清樾。

清风吹拂过她的额发,露出一双在绷直弓弦后的眼。那双眼依旧温润从容,随着箭一支支破风而去,琉璃觉得被扰得兵荒马乱的心,重新静了下来。

琉璃再回头,刚刚还耀武扬威的信鸮被林清樾三箭精准地钉在小院木门上。

但林清樾并没有就此停下,箭筒里的箭还在一支一支不断被她抽出。

不出片刻,后来的箭只围着鸟身密密麻麻一圈,竟是完整钉出鸟的轮廓。没有一箭真正射中要害,可每一箭又都在血肉的边缘。

琉璃听那信鸮的叫声已经从挣扎不屈的凄厉变成了……吓疯的鸡叫。

鸡叫。

刚刚还憎恨的心忽然松快了下来,琉璃甚至还有点想笑。

自从她们离开林氏,她就猜被重新找到的这天,她会是什么的心情。

所谓林氏,虽被称作林氏。

但并非单纯字面上,以林为姓的寻常氏族体系。

他们是一股自燕国开国时就存在的力量,因沈氏皇帝恩情,他们誓死效忠燕国沈氏皇脉。经过百年演化,又分为明、暗作用不同的两支支系。在明的林氏,分散在朝廷百官之中,名正言顺替沈氏稳固山河。

而在暗的林氏,刺杀、监察、诱敌,没有姓名地活着。

林清樾和琉璃都曾隶属暗部,只是四年前,她们趁乱逃了。

那时琉璃想过,她们逃不远的,只要一日她们身上流着林氏的血脉。

可现在,好像不一样了。

“呵,不是能耐挺大的,以后跟我吧。”

林清樾放下弓,走过去,信鸮看也不敢看她,抖得跟筛子一样。

“是惩戒令吗?”琉璃见林清樾弯腰捡起信鸮掉落在地的油纸包。

修长的双指从中夹出一份簇新牙牌,上面刻着一个名为林樾的男子身份。

林清樾顿时一脸晦气。

“不,是来活了。”

-

扶风县

风飒飒,雨霖霖。

飞鸟盘旋之下,一双麻鞋急匆匆地踩过巷子里高低的水洼。

这是县里最偏僻的巷子,因为潮湿破败,只有一两户人家租住在这里。

飞奔到巷尾的少年是其中的一户,住到今年,已经有六年。

少年一回家水也没喝一口,湿掉的衣服也来不及换,先将怀里的药包煮了出来,掐着点地端着药汤送进屋中。

“阿婆,吃药了。”

即使是白天,也因为阴雨天日光昏沉,屋内晦暗不明。

药味和陈旧返潮的铺盖味交融在一起,厚重难闻,隐隐透出一股枯败的气息。

少年轻快的声音无人回应,他倒也不在意,掀开床帘,又好声好气唤了声。“阿婆,过了时间,药就不灵了。”

晦暗之中,一只枯朽瘦干的手骤然伸了出来推开药碗,看那力气也是攒了好一会儿。

“我说过,你这药,我无福消受!”

幸好少年反应迅速,才救回了一半药汤。

此汤药是他好不容易求了游医有名的偏方,一碗就要十两。

对平头百姓的婆孙俩可以说是天价。

但现在,少年让阿婆每隔一天都能喝上一碗。

“这药钱是我凭本事挣来的。”少年平静托着药碗,对亲人怨言并无一丝委屈。对他而言,他现在唯一的要事就是将阿婆在这人世间留得久一些,再久一些。

床榻上的老妇人气得直拍床板。

“你还骗我!赌坊是什么正经地方?你怎么能去!”

少年唇角装乖的笑意敛了敛,“我不过一个无父无母,无依无靠,唯有阿婆系我浮萍之身的流民而已。我与这世上草芥有什么分别,又有什么地方是不能去的?”

“咳咳!不许这么说!梁映你要记着!你不一样,任何人与你都不能相提并论!”

梁映的妄自菲薄比起他混迹三教九流更令老妇人无法忍受。

瘦削得只剩下一把骨头的老人如同破败风筝,怒急攻心后,抖了抖,竟吐出一口血来。

终于无法气定神闲的梁映忙放下药碗,想要为老妇人擦拭,老妇人却躲开,反悲切地一下一下捶着自己的胸口。

“怨我一个半截身子入土的老婆子,生来没有一件事办得好的,本就没有资格再活在世上,还要连累你为了我这种无亲无故,无关紧要的人糟践自己,真是没用啊……”

“阿婆怎么会是无关紧要之人……”梁映不敢再刺激,只轻声嗫嚅。

在他即将长至弱冠的浑噩时光中,他从不知晓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活着。自他有记忆以来,他就跟着阿婆到处讨生活,阿婆为了养活他什么苦活都做过,却从不让他分担一点。

说着毫无血缘的话,可又为他做着生身父母都不及的事。

若是这世上一定有什么值得他活下去,那便只能是阿婆了。

如今阿婆这样全盘否认她自己,无异于全盘否认梁映存世之价值。

他不允许。

可阿婆却有自己的盘算,她知道自己再教不了梁映了。

她从自己枕头下拿出一封举荐信,递给梁映。

“再过半月,山上长衡书院便要正式授课了,届时你带这信去找书院山长,他会照顾好你。孩子,你从前不是总问我你的身世吗?我那时说时机未到,现在只要你在书院明德修身,你会知晓的。”

身世?梁映不屑地扯了一下唇角,盯着地面冷淡道。

“原来阿婆这段时间背着我忙的就是这事。我已不是小孩,身世就算再了不得又如何,已经抛弃了我的,我也不想要。”

阿婆盯着梁映,眼神第一次这样冰冷决绝。

“你必须去,否则就等着我的尸首吧。”

像蛇被击中七寸,梁映猛地抬头。

野犬一般幽黑充满戾气的眸巡视过阿婆,不敢置信最后的归处都要将他离弃。

但阿婆早就打定主意,没有退让。

半响,梁映才妥协地伸出手,在他即将碰到信封的那一刻,阿婆的手猛地翻过来,紧紧攀住少年炽热的掌心,不知哪来的怪力,将梁映拉近,贴耳说道。

“我从未说过你的身世,这是第一件你要记住的事。”

“你从来不是孤立无援,有一类人,称之为林氏,生来就是为了护你。但他们行事隐秘,只有一种辨认方法,便是他们身上会有一种遇热显现的刺青。”

“而那刺青,长这样。”

话音落下,阿婆打翻梁映放在一边的药碗,微烫的药汁撒在她的手背。

枯朽的皮肤上靛蓝色的纹路在热意下缓缓蜿蜒出一寸见方的图样。

像是一轮明月下的孤寂青松。

“有他们会轻松些,但别忘了我从小教你的。”

“不要相信任何人。”

开文啦!

携新女儿林清樾给大家问好~

注:本文背景主要参考宋制,细节不堪深究,望见谅~

作者有话说

第1章 第一章:来活了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