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鬼灭]千里 > 第10章 幽影无形

第10章 幽影无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只鬼,还真是奇怪。”柏山结月花用薙刀刃拨开鬼已经分离的头部,那三张脸上都没有嘴,“它用什么吃人?”

鬼的头颅咕噜噜地转了个圈儿,姜黄色的眼球大睁着望向夜空。

这边解决了的话,就该去看看一直藏在暗处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情况了。不破刚想将日轮刀收入刀鞘,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回头看向鬼的身体。

没有消散!

“......果然吃了那么多人的鬼不会这么好对付!”柏山结月花和他同时向后退去,刚刚身首分离的鬼此刻皮肤下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生长一般,将原本青紫色的皮肤撑得薄如蝉翼,失却了血色。

“小心,这家伙给我的感觉非常不妙。”不破提醒道。

“这么纠缠不休,可是会被女孩子们讨厌的!”柏山结月花挥舞薙刀。总之在它转变完成前,先下手为强!她可不会慢慢悠悠地等待对手准备完毕。

影子也如约而至,然而......

“没有砍中的实感!”不破迅速起身观察周围。柏山结月花那边也没有砍中,三面鬼不论是身体还是头部全都不见了!

“千里君!上面!”

后颈传来一丝寒意,不破下意识地向前翻滚躲避,随后便听到自己原来站立的地方传来一声重物落地的巨响,烟尘四起。

地面被砸出一圈圈裂纹,站在正中的阴影足有两层房屋那么高,身形也更加庞大,传来的气息和“恶意”也令人喉咙发紧,腹中翻涌着作呕。

冷静!冷静!鬼的弱点可能不是脖子吗?还是说,他们砍断的地方根本不是那只鬼的脖子呢?

扬起的灰尘阻碍了视线,现在他们只能在原地防备着来自暗处的鬼的攻击。

“吼......”一声低喘从三面鬼的口中传出,庞大的身躯微动,硕大的拳头瞬息便出现在了不破的脸前。

当!当当!

战斗一触即发。

好快!而且......不破面目狰狞地挡下鬼的攻击,不论是速度、力量还是攻击的拳路都完全不一样了!只是抵挡都有些勉强,再这样下去刀会断掉!

鬼手与日轮刀摩擦产生了飞溅的火星,简直就像是两块金属在相互碰撞,发出刺耳的声响。

三面鬼的模样也变得完全不同了。在裸露的腹部出现了一条裂缝,露出了里面参差不齐的尖利牙齿,猩红的舌头甩着涎水挂在肚子上。三面鬼......哦不,虽然现在它仍旧只有三张脸,但每张脸上所有空余的地方都长满了姜黄色的眼球,连原先被不破当做破绽的头顶也噗叽噗叽地冒出了眼球。

柏山结月花握住薙刀的手青筋四起。她要用十之型将三面鬼的腰部彻底斩断,如果嘴巴在腹部的话,脖子就在更下面!

“还真是......太恶心了!”加速助跑两步,以刀刃为引,细密的水流凝聚成了巨大的水柱,柏山结月花像龙在天空遨游一样一边翻腾一边旋转。每一次旋转,水流的力量就会增加一分,若隐若现的龙头出现在了刀尖。

水之呼吸·十之型·生生流转!

不破的余光瞥见扭转而来的水龙,他必须想办法配合柏山结月花,让她的龙头咬断鬼的身体!

鬼的身体是不会感觉到疲劳的,只要它还活着,就能永远永远地战斗下去。但是人类不是这样的。血肉之躯会感觉到疲惫,受到伤害就会失去抵抗的力量,此刻不破的身上已经出现了众多被拳风擦到而产生的血痕,远远看去就像整个人被泼洒了红色的颜料一样狼狈。

旋转的次数差不多了,接下来就看千里君!柏山结月花手中的薙刀好似有千钧之重,水流的力量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坚持住,坚持住!

水龙接近了!不破弹开三面鬼的手臂,冒着被贯穿身体的风险旋转自身,向周围砍出的凛冽刀光像是罩子一样将他完全遮住,三面鬼的手臂落在由刀光组成的球面时,瞬间就被搅碎弹开了!

影之呼吸·六之型·烈影!独特的防守技产生的刀光逼迫恶鬼的身体向后退了一步!

“上吧!结月花!”额角伤口涌出的血液让不破的左眼视线一片血红。但他也不能停下!继续!如果将它腰斩都无法杀死它的话,那就切碎它!!

不破脚下的地面因为巨力碎裂,漆黑的日轮刀刹那间挥砍出八道影刃,宛如一朵噬人的巨大黑色莲花覆盖了鬼的身体。

“去死吧——!”柏山结月花的薙刀切入了鬼的身体,水龙之首随即呼啸而至。

吼——!!!恶鬼的咆哮声掀起巨大的气流,沙尘、垃圾、落叶全都混杂在一起,再次将战场圈进烟尘中。

干掉了吗?护住身后的三人,宇髄天元侧身出去查看情况。那些家伙们看起来比自己还小,居然在和那种怪物战斗吗?狂乱的嘶吼渐歇,烟尘中露出几道模糊的影子。宇髄天元仔细辨别着,然而声音告诉他大事不妙了!

“可、恶......的混账......家伙!!”柏山结月花的刀的确切开了鬼的腰部,但不是三面鬼。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第二只鬼用身体挡在了三面鬼的身前,替它拦下了柏山结月花的部分攻击,生生流转将细长鬼拦腰截断,刀刃却没能完全切开三面鬼的腰。

有着昆虫复眼的细长鬼腰间断口处已经冒出了肉芽,将柏山结月花的刀死死卡在身体里,而三面鬼的手握上了她的脑袋。

不能松手......绝对不能松手!千里君砍断了三面鬼的左臂,就差一点了!

细长鬼的速度很快,把千里君撞飞出去之后还有余力挡住自己的攻击......巷子里太暗了,眼睛里飞入了沙尘疼痛难忍,根本看不清千里君的情况!

柏山结月花死死握着刀柄,狰狞的青筋爬上她经过锤炼可依旧显得瘦弱的手臂:“——给我砍断啊!!”

柏山结月花从未这样撕心裂肺地吼叫过。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她就在学习如何成为一个优秀的淑女。花艺、棋艺、茶艺,凡是一位世家大小姐应当具备的才能,柏山结月花都在父母的安排下早早地开始学习了。原本的人生规划宛如一条单行道,学习、结婚、生子,在父母的宅邸过完上半辈子,在夫君的宅邸过完下半辈子。

本来该是这样的。

【周六的下午还有一点空闲的时间,这样可不行!】母亲忧愁地在家中为她挑选着课程,而那是她第一次主动选择了没有被安排好的未来。

【诶,刀术?那么危险又粗鲁的事情,结月花可不能做哦。】

【古代的女子确实有学习薙刀术防身的传统,但是现在已经是明治了......】

【......每周两个小时,不可以再多了,你还要去学琴。】

躲在阁楼里翻找家中旧物时找到了一本笔记,五岁的小结月花已经认得上面大部分的文字了。笔记中描述了一个光怪陆离的奇幻世界,提到这个世界上有吃人的恶鬼,也有以血肉之躯诛灭恶鬼的猎鬼人。

——哪怕此身毁灭,我等也定会将恶鬼灭杀!

小结月花将脑袋从笔记中抬起,这个安静、祥和的午后便显得不再平凡。

三面鬼长长的指甲已经嵌入柏山结月花的头皮和脸颊,头颅受到挤压让她耳鸣不止,心脏仿佛都要戳破鼓膜从耳朵里炸出来了。

哪怕在这里死去,我也一定要斩断!!

“喝啊——”女孩已经满脸是血,仍旧咬牙死死向下施加着力量,在她的怒吼声中,薙刀竟真的向下移动了半分!

宇髄天元看着女孩决绝的表情。就好像哪怕自己殒命于此也毫无怨言,只要能与眼前的恶鬼同归于尽,她也能笑着走向地狱。

“......须磨,莳绪,雏鹤,”宇髄天元从后背解下自己的双刀,脸上一直挂着的笑容终于真心实意了起来,“去找那个男孩,注意安全!”

女忍们纷纷掏出武器。

“天元大人,也请您务必小心!”雏鹤说罢,和莳绪、须磨一起从房后绕道,去找被埋在瓦砾之下的黑发少年。

牙齿因为死命咬着摩擦而发出咯嚓咯嚓的声音,柏山结月花几乎是在凭借意志力行动。三面鬼被不破砍掉的左臂正在复原,在那之前柏山结月花的脑袋就会被捏爆......!

千钧一发之际,闯入战场的第三者——正是华丽的前忍者宇髄天元大人,他张狂地笑着加入了正面战场,浑身上下于生死厮杀间锤炼出的肌肉鼓起:“真是丑陋的嘴脸,恶鬼!”

他在空中甩出几枚火药丸,双刀空挥击中它们,让那些火药丸以特定的角度打入了三面鬼的肩膀和腰间的伤口处。

随着火药炸响,明黄的火焰吞噬了鬼的身体,宇髄天元趁机捞着柏山结月花的腰将她从三面鬼的手中解救了下来。

“真是千钧一发啊,小姐!”他顺手抽回了她的薙刀,被柏山结月花抢回了手里。

“......就差一点了。”柏山结月花挣扎着起身,握紧薙刀将宇髄天元拦在身后。三面鬼的手臂和被火药丸炸出来的微不足道的几个坑洞已经长好,腰间的伤口在薙刀拔出后也迅速复原了。

“是是,小姐你差点就被它捏死了。”宇髄天元的耳朵捕捉到了一丝异响,而柏山结月花比他更快,转动薙刀在身前挡下了细长鬼的一击。

战场的另一侧,被细长鬼偷袭只来得及护住头部的不破在瓦砾的重压下终于清醒了过来。

“喂,喂!这位小哥,你还活着吗?”

谁在说话?有普通人被卷进来了吗?

“啊!动了动了,是回光返照吗?”

“须磨!”

对了,结月花还在战斗......不破右手用力,感受到刀柄依旧在他的手中后,用力向上试图脱离困境。

“什么声音?像是谁在大口吸气一样。”莳绪问道。

女忍三人面前的瓦砾从下方被顶起,不破推开碍事的砖石,从瓦堆中走了出来。

“哇!你、你都伤成这样子了,快让我们给你包扎吧!”挂着大滴眼泪的须磨看到浑身是血的不破自己脱离了瓦砾走了出来,更想大哭了。

“......没关系,只是小伤。战斗怎么样了?”不破利用呼吸法阻止了血液继续流淌,虽然伤口没办法立刻愈合,但好歹不影响他继续战斗。三面鬼的拳头没有打中他的身体,这么多血只是因为擦伤的伤口太多。小巷里听不到薙刀挥舞的声音了,他得赶快去帮忙!

“有天元大人在,不用担心!”黄色挑染的女忍话音刚落,一道身影就从远处飞了过来,直直地砸进了不破刚刚脱出的瓦砾堆里。

“啊诶诶!!天元大人!!你没事吧!?”须磨扑了上去想要把他挖出来。

一直跟在他后面的就是这几个人吗?这些人都穿的是什么啊?忍者?明治时代还有忍者吗?

“咳——那位小姐让我告诉你,还有一个!”被打进瓦砾堆的宇髄天元从须磨的怀抱里挣扎着起来,对不破大喊道。

少年的羽织已经破烂得不成样子了,从他身上传来了一股难以忽视的气息。明明巷子里没有风,耳侧的鬓发却在微微飘动。

“......又来了,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吸气声......”雏鹤抚着耳朵,这次她确信这个声音就是黑头发的少年发出的。

不破摆好了架势。

“黑色的刀......那是影子吗?”映在玫红色眼睛里的是正在以反常规形态凝聚于黑刀之上的暗影,那具躯体里仿佛酝酿着能够撕碎一切的可怕风暴。

柏山结月花正在与细长鬼缠斗,三面鬼腹部的嘴大张着向不破的方向奔来。

影之呼吸·四之型——

不破的身子压得极低,心脏有力地跳动着,将饱含氧气的血液输送至全身。下一个瞬间,他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

多日前。

柱合会议结束后,内室只剩下了矢吹真羽人和主公大人两人。

不论何时,单独和主公大人对话都会令人感到心绪难耐,敬畏中带着些许兴奋,相当的不安定。

鬼杀队的历任主公都非常年轻,也正因为他们能以如此年岁统率鬼杀队与恶鬼搏杀千年,才更令人尊敬。

“真羽人,”年龄几乎只有矢吹真羽人一半的产屋敷耀哉说道,“你最近身体感觉如何?”

矢吹真羽人跪伏下去,不需要去看也能感受到,主公大人一定在用温柔的眼神注视着自己:“承蒙您的关照,我的身体已经没问题了!”

产屋敷耀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把头抬起来吧,真羽人。”

矢吹真羽人终于立起身。

“真羽人,”主公大人微笑着说,“蝶屋的孩子们非常担心你。还有千里,那个孩子把青竹居照顾得很好。”

主公大人提起那个孩子......

“是,他是个非常优秀的剑士!”

产屋敷耀哉起身,矢吹真羽人随行在他身后。二人穿过走廊,来到庭院内。阳光正好。

“把你的身体情况告诉他如何?真羽人。”

矢吹真羽人一怔。

“主公大人,我......”

温柔的风卷起飘落在院内的樱花瓣,灰色的长发被甩落在身后。矢吹真羽人面对只是微笑着看向他的主公大人,忽然什么粉饰太平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是个天才,现在也正在开发属于自己的呼吸法,我已经能够想象到他成为柱的那一天了。但是,对于那个孩子来说,他受到的锻炼还不够!决心也不够!在他可以独当一面之前,我作为柱,作为他的师父,势必要为他铺好前行的道路!而且,现在鬼杀队人手不足,在所有人都很忙碌的当下,我也要承担起我作为柱的责任!”

“是吗,这就是你的觉悟,真羽人。”产屋敷耀哉转头看向蔚蓝的天,轻飘飘的云朵优哉游哉,好似什么烦恼都无法在它身上停留。

“是!主公大人,请务必让我完成自己的义务!”

“......我知道了。只是真羽人,”产屋敷耀哉的目光落回这个备受信赖和敬仰的风柱身上,“不要让他们太担心,试着多信任他们一些。不论是海夏,还是千里。这次回去稍微休息一段时间吧。”

矢吹真羽人的眼神落在自己的脚尖,轻声应道:“是,我知道了。”

*

成长是永无止境的。被逼入绝境,人就能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正如矢吹真羽人和若松小十郎所说,不破千里正是一个剑术上的天才。

这个世界上除了变成鬼,没有可以让人在一瞬间变强的方法。所有的巨变,都是每一日的汗水累积、每一天的心性沉淀。

在超越极限的那一刹那,不破“看”到了活着的“恶意”。它们像是一条条小溪汇入江河,然后河道并行流入大海。

那是哪里?汇聚了所有“恶意”的焦点、所有不幸与暴虐交织的靶点——!

“看”见了!!

起初只是像有人在耳边轻吹了一口气。气流带起耳旁的碎发,惹得人耳朵痒痒的。然后是一片寂静。世界在那一刻沉默了,所有的声音都被那一道在空中划过的黑影吸引,周围变得静默无声。

所有人都在看着。

姜黄色的眼球中,黑发猎鬼人的面庞早已扭曲变形,它伸出坚不可摧的手臂试图阻挡。

沙哑的嘶吼是它唯一能够表达恐惧的方式,但注定无人倾听它的遗言。

像是指甲在玻璃上刮擦一般的尖啸震慑着所有人,影刃以劈开天地的姿态势不可挡地向前推进。那是绮丽与恐怖的集合体,交织成网的刀光牢牢捕获了它的猎物!

影之呼吸·四之型——幽影无形!

【明治秘密传闻】:矢吹真羽人在青竹居养了一盆仙人掌,据说已经三四年了,哪怕不浇水也能活下去。

作者有话说

第10章 幽影无形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